第569章 府神红灯_黄昏分界
笔趣阁 > 黄昏分界 > 第569章 府神红灯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69章 府神红灯

  红灯娘娘当然是案神,这无可争议,偌大明州,无人不知。

  但在这一刻,她飞到了空中,红光洒满整片战场之时,便已然让人察觉到了不同。

  血一般的红光,似乎无穷无尽,直将那明州城内坛上滚滚吹出来的阴气与邪气都给压了下来,百余盏活泼顽皮的灯火绕了红灯笼不停的跳跃着,便也使得红灯笼上那一缕金痕,尤为显眼。

  早在红灯娘娘被迫无奈,身边一下子收了那百儿釜内的孤苦怨灵时,这一缕金痕便已经出现,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,也顾不上多想。

  连续几日,自己都没时间歇口气,只能一直不停的念咒神光消孽咒,让这些不省心的小家伙们戾气别那么重,安稳消停着。

  右护法不在,整个红灯娘娘会里,如今也只有一批光想着跟保粮军干大事的掌柜,供奉,脾气暴躁的左护法,所以当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红灯娘娘的变化,更是无从开导了。

  更不知道,这,便是功德。

  而紧接着,便是那在夜风里不停嘻戏着响起来的童谣。

  红灯娘娘法力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暴涨,她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这些喜欢跟在了她身边玩耍的怨灵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,只是听到了,便也嘻嘻哈哈的念着玩。

  所以,微妙的变化出现时,就连红灯娘娘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香火之地,已然到了那么遥远而广阔之地。

  石马镇子上,一场灯火福会,不知影响了多少百姓,口口相传,又不知将这挂红灯笼的习惯,传出去了多远,日夜发酵,无尽的香火供奉,直到这一刻,才真正加持到了红灯之上。

  在这一刻,才有人看了出来,这红灯娘娘,无论是阴德,还是香火,都早已够了。

  她已经远远超出了案神所应该有的水平。

  但还缺一件东西。

  便如红灯娘娘早先法力就够了,但要建庙,要食香火,还是需要孟家的香火令。

  如今她想更进一步,自然也需要有人点头才可以。

  胡麻知道这一点,所以拿起了锏来。

  轻轻转头,便看到院子外面,周大同一阵喊着:“疼疼疼,别扯了别扯了……”

  院门一开,就看到小红棠正揪着周大同的耳朵跑了进来,周大同是个聪明的,早在杨弓的军中,看到了这么多奇人异士之后,便也打开了思路。

  知道自己如今这点子手段,与那些人相比,还不算什么,早回阵子找了胡麻一趟,决定要跟着胡麻,继续学那些真正本领。

  胡麻当然也同意,并且想好了应该给他安排一个什么样的活。

  “拿着!”

  他将罚官大刀,与那张从左护法手里借来的笑脸面具,递了过去:“戴上吧!”

  这活周大同来做正合适。

  罚官大刀太过凶戾,普通人压不住,七姑奶奶带着这刀,都觉得凶气激得人脑袋发懵,但惟独周大同可以,他也没有本事使这柄刀,但若只是老老实实的抱着,倒不会生出异状。

  毕竟有宿缘在此,罚官大刀的原身,便是他家里传下来的刀。

  “啊?”

  周大同见了,不由呆住:“那麻子哥你……”

  “我还有别的事情……”

  胡麻笑了笑,抬眼向西边看去,手里的镇祟击金锏,上面几个铁环微微转动,便卷起了一阵滚滚阴风。

  隐约可见,那位于衮州地界的山坳里,正有两尊身材高大的金甲力士,一左一右,抬起了一具沉甸甸的铁棺,正一步一步,翻山越岭,以一种极为沉甸的步伐赶来。

  以明州之地为坛,法力取之不尽,想做什么,当然也有着种得心应手之感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嘭嘭嘭嘭……”

  朱门镇子外面,正是战场之上,厮杀惨烈,红灯笼出现,滚滚法力压住了战阵之时。

  那明州城里,法坛之中,官州府官的泥塑,也已生出强烈怒意,似乎滚滚法力,都要一并涌出城来,将那不知死活的小小案神,彻底击溃,甚至抓至身前,一口将其吞掉。

  但却也在这时,随着保粮军后,沉重的战鼓声音响起。

  不知有多少人目光忍不住看了过去,便见得持槌击鼓之人,乃是一位身穿道袍的妙龄仙姑,正一脸凝重,于阵后击鼓。

  而紧接着,伴随了鼓声,滚滚荡荡的狂风袭地而起,自保粮军阵后直吹了过来,旋即在那夜色之中,有人戴了笑脸面具,怀里抱着罚官大刀出现。

  紧接着,便是一阵吱吱作响,荒草簌簌,那是无数精怪,伴了七姑奶奶出现。

  又紧接着,是被无数阴魂追随,坐在了一头驴背上,背着包袱的张阿姑。

  再加上如今正懵在了半空之中,竟识到了什么事情不对劲,但还没反过味来的红灯娘娘。

  捉刀问事,说理分香四大堂官皆已出现在了保粮军后,也一下子使得那明州城里,以战阵之中的某些人,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得咕咚咽了一口口水,睁大眼睛,向他们身后看去。

  “真……真要来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不等这念头闪过,便见到朱门镇子南边,那深沉夜色里面,隐约有身影浮动。

  他们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便赫然看到,那竟是一片一片,足有数百人的阴兵大军,虽是阴魂,但身周萋冷雾气缠绕,脚步沉重,所过之处,大地之上,都留下了如同实质的阴森雾气。

  那些阴魂,或者说阴兵,份量之重,竟仿佛连这個活人的世界,都要支撑不住。

  而在这阴兵大军之中,却又有两位金甲力士,身高三丈,分为左右,手里抬着一具缠满了铁链的铁棺,铁链两端,各自缠在它们胳膊上,而在棺材上面,却正懒懒坐了一个人。

  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模样,明州数百坛,皆有遮蔽面容之能。

  但对于这个层次的人来说,却没人怀疑他是在遮头盖脸,单纯只是因为,这等身份的人,本来就不会轻易被人看清楚模样。

  或者说,很少有人,有资格看清楚他的模样,同样也没人觉得他仪帐古怪,贵人出行,自然都有仪帐,但他的仪帐,便是这一支阴兵大军……

  以及,那于暗中随行的,满地精怪阴祟。

  “真的是那位……”

  “四大堂官开路,铁棺为轿,金甲力士抬棺,战鼓为乐……”

  “……这么大的架子,定然没错,定然就是他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不知有多少人的心脏,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,甚至下意识双膝发软,但那阴影里的存在,却并没有真的直接到这战阵之前来,他只是缓缓的出现,来到了阵后,轻轻抬手。

  一霎那,两边金甲力士,骤然停步,身后跟着的滚滚阴兵,也霎那站稳。

  但着它们停下,身上沉重凶戾的雾气,反而像是一下子散开,形成了覆盖数十丈的狂风。

  众人皆下意识的抬袖遮面,不敢直接看去,甚至不敢直接将目光投向他的身上,只在阵中,杨弓的马屁股上,蹲着的瘸腿小鬼,迎着那无穷威势,抬起小手,努力向胡麻瞅了一眼,小声道:

  “胡老爷吉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它这点子声音,自然无人听见,都只是呆呆向了那个方向看着,看到那仪帐停了下来,然后那以棺为轿之人,便向了空中的红灯娘娘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  下一刻,便有声音无形震荡,于这片战场之上,缓缓荡开:“镇祟府旨,许朱门镇红灯享一府血食,镇阴阳之序,安百姓之心。”

  声音不大,却每一个字皆沉甸甸压在了众人的心头,一霎那间,便有滚滚荡荡的法力于空中荡开,红灯娘娘的庙里,那一缕金痕,瞬间蔓延开来,骤然爬满了整只灯笼。

  于是,这一只颜色鲜红,透着股子妖异的红灯娘娘本体,就变成了满覆金纹,于妖异之中,凭添了无尽神圣意味的灯笼。

  唰!

  而与此同时,战阵之中,那洒满了半边天空的血色红灯,同样也在这一刻,金光大作,与血色掺杂,洒在了保粮军身上,原本是冷幽幽的风,却在这时,变得温暖,而厚重。

  甚至让人感觉,如同香风,使得整个保粮军都被笼罩在香火气下,精神大振。

  而战阵对面的饿鬼身上,那滚滚鬼气,都一下子被冲散了无数。

  甚至不知有多少饿鬼,在看到了那一盏红色灯笼身边围绕着的点点灯火之时,忽然心生愧疚。

  他们那早就已经被饥饿与冤孽淹没,变得麻木迟钝的心脏,也像是在这时活了过来,久违的作为人的愧疚感,涌上了心头,看着那活泼的灯火,甚至悲意上涌,想要跪地大哭。

  战场上陷入了片刻奇异的安静之中。

  而紧接着,便是忽然响起来的,欢呼大叫:“红灯娘娘过来保佑咱们啦……”

  “府神红灯娘娘,过来保佑咱们保粮军啦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呼啦!

  心间再无对饿鬼的惧怕,甚至刀兵都因此而锋利了无数,保粮军滚滚向前杀了过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w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w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